肿瘤新药成资本追逐新贵 研发收购需长期投资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3-14 16:43

  “今天在医药领域中最有意义的就是创新药研发,创新药研发里面最有意义就是肿瘤药。”东方高圣创始人、东方略科学顾问委员会主席陈明键在近日举办的第一届生物医药“50人”论坛上向蓝鲸产经记者透露,肿瘤新药投资已经进入甜蜜期。

  兴业证券医药行业分析师徐佳熹也表示,随着政策、资本、人才引发共振,中国的创新药研发犹如星星之火,渐成燎原之势。他认为医保控费背景下,招标、二次议价等致使传统模式受到冲击,创新药企成投资新贵。

  目前,国内创新药研发,从小分子到大分子,从细胞治疗到基因疗法,创新层出不穷。迄今为止,我国在创新药物研究领域中所取得的具有国际影响的重要成果,仅有青蒿素类抗疟新药等少数几项。创新药成为未来投资的重点,已经成为与会人士的共识。

  肿瘤药创新是集中趋势

  陈明键说,东方高圣已经转型为专门做医药的投行,在医药领域,眼下最有意义的就是创新药的研发,而创新药的研发里面最有意义的就是肿瘤药的研发。

  事实上,肿瘤药研发已经是大医药版图里最核心的部分,从西方医学角度来看,大致分为化学药时代、生物药时代,化学药时代有两次大的新药研发高峰,一个是抗生素的推出,第二个是心脑血管、胰岛素、他汀类的推出。

  有分析指出,抗生素的出现使人类寿命突破了60,心脑血管使人类突破了70。癌症药大家都认为到了决战阶段,癌症新药研发也到了最后的阶段,如果这个阶段攻克了,可以说癌症药的突破将会使人类寿命突破80岁,迈向90岁。

  也就是说,未来人类最大的克星是癌症。而药企们、投行们最明亮的发展前景是癌症领域药物的创新药研发。科瑞集团董事局主席郑跃文也称,今天我们讨论寻找市场,比如癌症多发,癌症需要治疗,这是我们寻找的市场。

  世界卫生组织最新统计,2014年恶性肿瘤发病高达1200万,其中80%在发展中国家,近年来肿瘤发病因为老年化逐年升高,死亡人数保守估计700万。确切证据表明,90%以上的恶性肿瘤最终死于复发转移,肿瘤转移成为攻克肿瘤的重大难题。

  鼎晖投资总裁焦震表示,今天肿瘤治疗最前沿的治疗办法,向靶向治疗,CAR-T,从资本角度思考这个问题,“每天在想一个事情,未来我到底要干什么,拿了钱投什么,未来大方向在哪?现在几乎所有搞基金的人都已经认识到,在中国最有发展前途的是健康领域,最有发展前途的是医药领域,医药领域最有发展前途的是生物制药,生物制药里最大的需求是肿瘤。这个大家是有共识的。”

  技术普及本质是成本

  华大基因执行总裁尹烨指出,肿瘤本质讲是细胞生长的失控,无论如何要在分子层面上,最根本的基因层面上一定要有更好的方法和工具,才可能使得这件事情变得足够可控。

  关于如何对抗肿瘤,行业的机遇和未来的挑战,尹烨称,在肿瘤全面普及以前,第一个全世界普及的项目叫无创产前基因检测,抽孕妇的外周血就知道胎儿肚子里染色体是不是正常。“这个项目在日本大概10000块钱,美国1000美金,中国平均价格2000块钱,在深圳已经做到了医保不收钱,深圳孕妇12月份普及率70%,深圳市唐氏综合症活产胎儿率四年前十万分之二点六现在降到万分之一,这个病在深圳即将变成罕见病,这就是工具可控。”尹烨说,“中国有这么强的人口红利,有强大的政府组织方式,我们让大家都用得起来,就能把价格降下来。”

  一个肿瘤从精准诊断来看,起码要定几点:定性、定量、定时、定位、定制。这个基点很多是与生俱来的,除此之外都是与时俱变。美国的癌症生存率为什么高?大部分在于它的发现比中国要早,基本是一二期,而中国找到就是三期以后,基本面临无药可救,无法开刀的局面。

  据此,尹烨认为,技术普及的本质是成本,成本低到一定程度这个技术自然就普及了。

  中证方融投资集团董事长赵丙贤表示,投资肿瘤,也应该以巴菲特式的价值投资思路,长期投资肿瘤研发,长期投资于制药企业,要相信制药企业是长期回报率,美国市场上过去20年、30年,前十大复合增长率最高的公司,医药方面企业几乎都占到40%多,十个起码有四个是医药企业。“我们做医药企业的收购也好、投资也好,做肿瘤研究收购也好、投资也好,我们都要有一个长期的价值投资的这么一个原则。”(蓝鲸产经 李冰)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